当前位置:翠诗园林景观工程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宝玉与宝钗最后能完婚的真相是什么?
红楼梦中宝玉与宝钗最后能完婚的真相是什么?
2022-10-17

红楼梦里,宝黛钗三人的关系,一直是世人眼中最为关注的焦点。说到这个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

从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所看到的《红楼梦》十二曲:“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我们可以猜测出,贾宝玉最终娶的是薛宝钗,而林黛玉,已经魂归太虚了。

结局虽然已经确定,但在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却始终是一个未解之谜。尤其是,薛宝钗是如何成为贾宝玉的妻子的?更是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

今天便想通过个人的理解,来同大家聊一聊,薛宝钗是如何成为宝二奶奶的?

在谈论这个问题之前,先声明一点,咋们讨论的依据是前八十回,毕竟,后四十回,并非曹公所写。

1、被众人看好的“木石前盟”。

从林黛玉的母亲去世后,六岁的林妹妹便被外祖母贾母接入了荣国府,同宝玉朝夕相处,情谊深厚。

只是,随着薛宝钗的到来,随着“金玉良缘”在贾府四处宣传,宝黛二人也因此口角不断。但无论是他们二人对彼此的情意,还是贾母对“二玉”的支持,都并未改变。

作为深得贾母喜欢的王熙凤,便两次公开打趣了宝黛二人。

第一次,《红楼梦》第二十五回中,因为宝玉的脸被贾环用蜡烛油烫伤,因此,众人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怡红院看望宝玉。当聊到吃茶的事时,王熙凤便打趣了宝黛二人。

林黛玉听了笑道:“你们听听,这是吃了他们家一点子茶叶,就来使唤我来了。”凤姐笑道:“我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众人听了,都一齐笑起来。

林黛玉是贾母的外孙女,在贾府之中,备受尊重。因此,王熙凤若没有足够的信心,是不会用林妹妹的婚姻大事开玩笑的。

第二次,《红楼梦》第二十九回,宝黛二人刚因“金玉良缘”而发生剧烈争吵,二人冷战了几天。最终宝玉选择了妥协,主动来到潇湘馆向林妹妹赔礼道歉。而就在他们二人重归于好的时候,王熙凤走了进来。

原来,见“二玉”闹别扭,贾母不放心,所以特意让凤姐来看望他们二人。见他们重归于好,王熙凤一边打趣着一边将他们拉到了贾母的房间,并当着众人的面说:

我说他们不用人费心,自己就会好的。老祖宗不信,一定叫我去说合。及至我到那里要说合,谁知两个人倒在一处对赔不是了。对笑对诉,倒像‘黄鹰抓住了鹞子的脚’,两个都扣了环了,那里还要人去说合。”说得满屋里都笑起来。

显然,在王熙凤心中,她最看好的,便是“木石前盟”。

而在这一次他们二人争吵时,拿他们没辙的贾母,更是说出了:不是冤家不聚头的话。

我们再来看看兴儿与尤二姐尤三姐的对话。

《红楼梦》第六十六回,贾琏的小厮兴儿为尤氏姐妹介绍了荣国府的情况。当他们谈论宝玉时,兴儿便说了这样一番话:

兴儿笑道:“若论模样儿、行事为人,倒是一对好的。只是他已有了,只未露形。将来准是林姑娘定了的。因林姑娘多病,二则都还小,故尚未及此。再过三二年,老太太便一开言,那是再无不准的了。

“二玉”的婚姻,因为有贾母的支持,而被贾府众人看好。“木石前盟”的前景,在这个时期,是不错的。

2、“木石前盟”的潜在隐患。

当然,若没有发生突变之前,宝黛二人只怕真会如兴儿所说,等再过几年,老太太一开口,那是再无不准的。但事实并非如此,“木石前盟”,遇到了最大的变故,那就是元春晋封贤德妃。

贾元春,是贾宝玉的亲姐姐,是王夫人与贾政所生。而随着她突然晋封,她在贾府的威信,也瞬间达到了巅峰。

元春本身,又对母亲王夫人非常孝顺,当日未进宫时,便是出于对母亲的分忧,而细心教导着弟弟宝玉,让他认识了一千多字。进宫后,依然经常让人给父亲带话,好生教育宝玉。

因为受母亲王夫人的影响,贾元春,在面对宝玉的婚姻时,选择了“金玉良缘”。元春省亲后不久,在端午节赐礼时,公然将宝玉、宝钗的礼物给成了一样,而将黛玉与三春的给成一样,这足以说明了,元春的态度。

端午节期间,元春还特意让贾珍,带着族中的男子,前往清虚观打三天平安醮。但因为凤姐想看戏,贾母又极力支持,最终,这一场原为元春打平安醮,彻底变成了荣国府女眷的集体出行,除了王夫人外,荣国府的女眷几乎全部到场,热闹非凡。

但在清虚观打醮中,作为荣国公的替身张道士,却非常突兀地提到了宝玉的婚姻。

说毕,呵呵又一大笑道:“前日在一个人家看见一位小姐,今年十五岁了,生得倒也好个模样儿。我想着哥儿也该寻亲事了。若论这个小姐模样儿,聪明智能,根基家当,倒也配得过。但不知老太太怎么样,小道也不敢造次。等请了老太太的示下,才敢向人去张口。”

对于张道士提亲,向来有多种说法,而最让人接受的,莫过于这是元春与王夫人母女提前为“金玉良缘”摊牌的提前预示。

为何如此说?主要有三点。

(1)清虚观打醮是贾元春发起的。

(2)一向紧随贾母参加各种活动的王夫人,出人意料的没有到场。

(3)张道士所提的女子,年龄十五岁,而贾母在不久前,刚好替薛宝钗过了十五岁的生日。

所以说,这一场闹剧,被认为是王夫人与贾元春安排的,并非没有道理。

只是,不管怎样说,无论清虚观打醮是否有阴谋,但贾母的态度,却是非常明确的,而她的理由,也非常充分。

贾母道:“上会有个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点儿再定罢。

贾宝玉的婚姻之所以要推迟,是因为他的哥哥贾珠,曾经因为早婚而早亡。贾珠的去世,是荣国府主子们的忌讳,无论是贾政、贾母,还是王夫人。都是如此。比如赵姨娘为贾环讨要彩霞,贾政就拒绝的说道,急什么,我已看好两个女孩,再等两年,一个给宝玉、一个给贾环。

而按贾府的规矩,小主子在将要成婚前,他的父母才会放两个女孩放到他的房间,进行婚前教育。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作为贾宝玉的父亲,在对待宝玉婚姻这件事中,同贾母是一致的。

贾母对张道士提亲的拒绝,表明了她对元春端午节赐礼的态度。但需要注意的是,这并没有彻底断绝“金玉良缘”的希望。

只是有关贾宝玉婚姻的问题,再一次成为了遥遥无期。而此时的薛宝钗,年龄已经到了十五岁的适婚年龄。她能等吗?也许,拖延宝玉婚姻的时间,让“金玉良缘”主动退出,是贾母当下最无奈的打算。

若贾母面对的是正常的女子,她的这招拖延症,很大程度上会生效。但问题是,薛宝钗不是一般人,薛姨妈一家不是一般人,她们完全不顾宝钗的年龄,选择了死缠烂打、死磕到底。

这样一来,“木石前盟”所潜在的威胁,那源于宫中元春这位贵妃娘娘的表态,依然存在着。

当然,除了元春对“木石前盟”的潜在威胁外,还有两点。

(1)年老的贾母。

前面我们说过,贾母是“木石前盟”坚定的支持者。她看好“二玉”,也有心成全他们。但问题是,贾母年纪太大了,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红楼梦》第五十七回中,紫鹃情试贾宝玉,她欺骗宝玉。林家的人马上要来接林妹妹回苏州了,早则年底,晚则来年春天。

贾宝玉一开始并不相信,但随着紫鹃说的有理有据,他也不得不相信了。而结果就是:宝玉得知林妹妹要离开,再一次陷入了疯癫之中。

贾宝玉的突然发病,让荣国府上下忙成一团。如贾母、王夫人见了,都痛哭流涕。只是,当紫鹃出现后,宝玉一见到他,瞬间恢复了神志。众人通过询问紫鹃,才明白宝玉发病的原因。

一开始对紫鹃恨之入骨的贾母,在得知真相后,也释怀了。面对此时的宝玉,贾母说出了一番无奈而饱含深情的话。

正说着,人回:“林之孝家的、单大良家的都来瞧哥儿来了。”

贾母道:“难为他们想着,叫她们来瞧瞧。”

宝玉听了一个“林”字,便满床闹起来说:“了不得了!林家的人接他们来了,快打出去罢!”

贾母听了,也忙说:“打出去罢。”又忙安慰说:“那不是林家的人。林家的人都死绝了,没人来接她的,你只管放心罢!”

宝玉哭道:“凭他是谁,除了林妹妹,都不许姓林的!”

贾母道:“没姓林的来,凡姓林的,我都打走了。”一面吩咐众人:“以后别叫林之孝家的进园来,你们也别说‘林’字。好孩子们,你们听我这句话罢!”众人忙答应,又不敢笑。

“林家的人死绝了”,贾母的话,多么的无情,小白第一次阅读到此,非常不解。贾母不是一向极力呵护林妹妹吗?但看了几遍以后才发现,贾母的话。

完全是为“二玉”着想。林家已经无人,林妹妹还能去哪?尤其是她对众人近乎恳求的姿态,更让心疼。

宝玉面对紫鹃所说的谎言,所决绝态度,无疑对支持“金玉良缘”的王夫人以及元春是一次警钟。

宝玉已经离不开黛玉了,你们难道真要眼睁睁地看着宝玉绝望而死吗?

其实这一点,也是薛宝钗之所以成为宝钗续弦的原因之一。

我们回到贾母本身来看,当宝玉康复后,紫鹃再一次回到了林妹妹的身边,这一天夜里,她同林妹妹,倾述了一番肺腑之言。

紫鹃笑道:“倒不是白嚼蛆,我倒是一片真心为姑娘。替你愁了这几年了,无父母无兄弟,谁是知疼着热的人?趁早儿老太太还明白硬朗的时节,作定了大事要紧。俗语说,‘老健春寒秋后热’,倘或老太太一时有个好歹,那时虽也完事,只怕耽误了时光,还不得称心如意呢。

紫鹃的担忧,何其现实,如贾母这样年老的人,谁知道哪一天便归西了呢?而一旦贾母去世,宝黛二人又是怎样的模样呢?

(2) 林黛玉的身体。

除了贾母年老这个隐患外,对于“木石前盟”而言,林妹妹的身体,也是潜在的威胁之一。

林黛玉天生体弱,从会吃饭开始,便药不离身,在贾府这几年的时间里,由于性格敏感,寄人篱下的处境,以及对她与宝玉未来的忧虑,她的病情,变得越来越严重。

薛宝琴来到贾府,深得贾母的疼爱。虽然林黛玉并没有表露出她的嫉妒、忧虑,但多少,会影响她的情绪。

尤其是,她同宝玉所说的:近来我觉得眼泪比曾经少了。更加显示出了她病情的恶化。

晴雯被王夫人撵出贾府,没多久去世了,贾宝玉为她写下了长篇祭文《芙蓉女儿诔》,林黛玉正好听见了宝玉所念的其中一部分。

随后,她们二人,便围绕祭文,探讨了一番。而当宝玉最终说出: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时?

黛玉一脸狐疑的表情,似乎更注定了她们二人的结局。

3、为何说薛宝钗成为了宝玉的续弦?

曹公所创作的《红楼梦》,最善于用诗词、戏曲等提前预示众人的结局。就如宝黛二人共同探讨给晴雯所写的祭文一样。林黛玉最终因为薄命而无缘与宝玉修成正果。

对于这一点,原文有两点,可以作为薛宝钗成为宝玉续弦的佐证。

(1)林妹妹所写的《葬花吟》。

在《红楼梦》中,林妹妹是一个才女,而《葬花吟》,更是她的巅峰之作,全诗哀婉而充满悲情。但同时,这首诗,也预示了黛玉的结局。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在这里,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最值得我们注意。

“三月香巢已垒成”,是什么意思?作者在此,用的是拟人的手法,借用燕子做窝,预示着她与宝玉订婚的事实。但最终,因为突然,而导致了订婚成为了悲剧。

而这个突变是什么?在小白看来,应该有两个,其一是贾母的去世;其二是黛玉的去世,因为贾母的去世,黛玉在贾府的处境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正如紫鹃所说,没有了老太太,若姑娘这样的,还不是任人欺负?也正如她在《葬花吟》中所说,她真正过上了“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而原本身体就羸弱的林妹妹,面对如此的生活,又能坚持多久呢?

她的去世,是注定的。

(2)藕官烧纸,是宝玉接受宝钗的提前预示。

在《红楼梦》第五十八回中,特意描写了一个插曲,那就是,给林黛玉的戏子藕官,在大观园烧纸被夏婆子发现的事。

大观园,是元春省亲的皇家园林,属于方寸之地。因此,如藕官在大观园烧纸,是不符合规矩的。原本,夏婆子已经向探春等人告了状,但因为宝玉的维护,最终这件事不了知了。

同时,宝玉出于关心,也特意询问了她烧纸的原因。藕官感激于他的维护,但又不好对他直说,所以离开时,她告诉宝玉,芳官知道,你去问她便知。

贾宝玉,便是从芳官这里,听到了决定他最终续娶宝钗的精神支柱。

她说:‘这又有个大道理。比如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为是。便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得不续,孤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理,死者反不安了。’你说可是又疯又呆?说来可是可笑?”宝玉听说了这篇呆话,独合了他的呆性,不觉又是欢喜,又是悲叹。

原来藕官之所以在大观园烧纸,是她对前任葯官的念念不忘,但是,在这个“大道理”面前,她又选择了接受新的蕊官。

而宝玉对她这番大道理的认可态度,似乎也预示了,在林黛玉死后,贾宝玉出于孝,而接受薛宝钗当续弦的事实。